首页>保险资讯>甘为民: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发售情况与预期有差距

甘为民: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发售情况与预期有差距

2019-09-23 12:22:04 分类:养老险    

   2019年4月10日,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办、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办、中欧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协办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发布式暨养老保险降费形势研讨会在上海举办。

  业内专家学者共济一堂,立足于加快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大背景,围绕未来30年的中国养老金发展趋势、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以及一支柱降费背景下二、三支柱如何保持可持续性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平安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甘为民出席了本次论坛并参与第四单元圆桌论坛环节的发言。

  甘为民:税延养老保险产品发售情况与预期有差距

    以下为甘为民发言实录:

  各位嘉宾好,非常荣幸,你们都是大佬,我进行业比较晚,有机会跟各位在一起,听听各位精彩观点。今天讨论的问题是大家关注的问题,降费形势也是现在很关键问题。中国老龄化进程在不断推进,这个过程当中养老保障问题成为事关国计民生和中央各方面相关重大战略问题。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总理提出来降低费率适应经济社会发展要求,降低社保费用,降低企业负担,营造更好的发展环境,在上周三国务院专门工作会议上,进一步部署5月1日落实降费工作,做了特别安排和部署。明确在5月1日之后,缴费比例超过16%的省市,一次性降到16%,除了两个省市以外,最后统一思想一步到位,中央对于进一步营造更好的环境做出了重大的决策。还有一个问题,如何在降费环境下我们能够继续保证基本养老支付水平不下降,同时最终做到将企业职工方方面面利益都要均衡得到保障。这个过程当中今天参加的各个嘉宾,我希望他们畅所欲言,特别是就如何降费大背景下,在一支柱总体背景下,我们能够更好在二三支柱方面发力,能够来提升使得三支柱社会保障体系实现均衡发展,在更短或者是一段时间内加快时间均衡发展。

  首先,跟各位请教一个问题,在目前我们的降费背景下,二三支柱方面如何发力如何补足一支柱降费情况。今天几位嘉宾分别涉及基金公司和保险业,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最重要做一些什么?

  甘为民:非常感谢主办方,感谢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这个机会非常难得,能够跟行业大咖一起交流沟通互动,有思想的碰撞,能够开拓眼界,尤其是上一单元活动,我听了以后还是非常受启发,不愧是大专家,确实很有底蕴,理论有深度,也有高度。所以我觉得今天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非常幸运。确实感谢我的老朋友苏总,毕竟我们总部都是在上海,近水楼台先得月。

  徐总的话题很好,我认为今天我们整个会议主题,其实都是围绕这个问题,只是不同维度看这个问题。我们刚才徐总安排了这个题目,叫做命题作答,徐总角色和上一单元王教授角色一样。他其实私下跟我讲,虽然是命题作文但是可以自由发挥,我们思想无论怎么跑都在这个框架范围内。

  我觉得从第三支柱来看,去年5月份相关政策落地然后税延产品发售,从整个市场来看,我觉得可能和大家预期还是有差异。据我了解,整个税延10个月时间,保单是4万多,保费收入1个亿,比较集中人群收入1.7-3.7万月收入,占比得有40%。其实朱书记你们预期可能相差确实大,黄主席说这个税延产品发售,开过董事会,我感觉当时大家预期也是比较高,包括老百姓(603883)预期也是比较高,但是为什么这样,其实原因很多,这一点想分享,第一,由于纳入点跳高了3千到5千,抵扣项目增多了,我们做了一个测算,真正有购买潜力人群,原来可能大概8千万,现在不到2千万,从全国来看。我们做了一个测算,试点地区真正潜在购买人群也就90万。其实也就5%的渗透率,这个说起来也不低,因为时间短,其实你就才10个月,这是所谓税延产品基本情况。

  中国和美国养老体系情况还是有差异,导致我们对第三支柱税延产品的期望还是比较高。我们第三支柱刚刚起步,第二支柱处于发展阶段,资金还刚刚开始运作,作为投资人可能还没有拿到钱。美国的情况杨处长讲到一点,真的是三足鼎立,我们这个是极不协调可以说失衡,叫做基本养老,第一支柱独大,而且特别大,结构上不是很合理。未来可持续的发展肯定会成问题,养老保障体系,健康持续发展模式有问题。

  美国的IRA,IRA我以前觉得跟我们第三支柱差不多,但是仔细研究一下不太一样,实际上IRA他是资产账户,是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结合体,现在看有11万多亿美金,美国的养老金资产规模总体来说有27万亿,他的IRA实际上有9万多亿都是从第二支柱转移过来,真正缴费加上投资收益,40年大概也就2.2万亿美金。所以为什么大家觉得当时期望值很高,美国IRA11.4万亿,中国来比较,中国未来发展空间得有多大。大家当时这种预期可能是因为看到美国IRA,这么大的基数。其实我认为第三支柱美国的没有那么大,两万亿美金而且积累了40年。

  如果我们要拿美国所谓IRA增长来看我们的第三支柱,可能发展过于乐观了,但是我们不能悲观。我也做了一个测算,未来实际上如果二三十年我们第三支柱其实可能会上万亿,税延我认为应该能够做到七八千亿。我们现在渗透率只有5%,我认为未来30年渗透率30%应该是有的,而且我认为随着我们中国职工收入,就业人均收入提高,会不会潜在购物人群还会扩大,当然这是一个假设。所以我觉得应该说,我们的税延产品,包括第三支柱发展空间还是比较巨大的。其实未来可能二十年左右,我们的第三支柱替代率应该我觉得能够有8%-10%。如果加上第二支柱,有10%、15%,这就很高了。

  我认为我们来探讨这个问题,其实降费,可能大家对这个话题不是很关心,问第三单元几位领导,真正在上面的人可能关心度不高,可能大陆以外人对这个话题更关心。我们华夏的老总还有陈总,你说他关心吗,他不关心。我认为他第二支柱第三支柱特别高,做得很大。但是我觉得是这样,我们今天在座各位其实讨论这个问题是什么,其实我们是有实力的,是一种情怀。因为今年5月就要面临全国税延产品全国推广,全国推广我觉得作为保险公司,作为养老金公司,我们应该做一些什么,为我们中国养老保险体系改革改善,包括可持续发展,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做一些工作,今天还有朱院长现场亲临指导。我们这样的使命,我们这样的情怀,跟会长长期教导和培养是密不可分的。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做一些工作,第一实际上政策的宣导,这是非常重要。上一个单元其实各位领导,专家谈到的问题,其实我听出来了,觉得我们现在中国转型,养老意识比较淡,我们传统观念都是说依靠国家,依靠第一支柱,这话可能还不太准确,不是依靠,是依赖。原来我们那时候很小,都讲一切是国家的,计划经济靠国家,这个观念其实没有改变,现在养老观念依然停留在20年前,所以我们要宣导,对消费者养老意识,我觉得要进行教育。政治宣导提升他们养老意识。所以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认为才有可能把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做得更强更大。利用国家降费契机,利用这个契机做大。

  我们做了一个测算,这个测算不一定准确,有一定假设条件,我们退休20年,如果还能够和我们退休前生活质量不降低,他们说需要多少资金来养老,他们做了测算大概200万。200万按照刚才各位专家讲的50%替代率,还差100万缺口,这一百万缺口靠什么,只能靠第二支柱第三支柱。我就问第二第三支柱你做好准备了吗,你是不是积累那么多财富。所以我其实觉得,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普通百姓,退休前20年,就应该要有养老的规划方案设计,否则晚了。这是第一个政策的宣导。

  第二,产品的创新。创新两个方面,一个是税延产品要创新,不能只有三款,当然我觉得创新产品要监管批准。另外是没有税延产品,我们有义务和责任涉及养老保障产品,将来满足各类消费群体他们的养老需求。当然这个向我们李总,向我们陈总,他们已经跃跃欲试,他们投资力强,肯定是为产品创造好的收益,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创新产品是什么,我认为一个是功能,一个是收入。本来我要跟徐主任问一个问题,我看没有时间提问了。创新里面涉及产品收益问题,收益也要和不同群体,消费者风险承受能力相匹配。

  第三,一定把现代创新科技引入到我们的管理和服务当中。我们的大数据,人脸识别,生物识别,深度识别,大数据风控,AI,区块链,云科技这些技术,运用到我们的管理和工作当中。为什么这样?要提升客户的体验。我们做的这一切实际上都在为第二第三支柱做强,我觉得提供相应一些措施。

  为什么产品出来以后反应不行,原因有很多,有没有收益问题,收益不高老百姓兴趣不大,还有投保不方便,投保不方便肯定影响投保人群,大家意识不强,肯定影响购买积极性。

  第四,我们要通过传统养老金融这样一个金融概念,我认为我们这个养老是很大的理念,其实包括养老产业,所以未来我认为我们应该要发展个人基本养老和商业养老相结合,相融合发展模式。这样我们应该要保险公司或者是养老公司,我们应该要推出健康管理平台,融合健康。

相关资讯